【四中逸史】那些年淄博四中的“大神”们(9)孙淑玲:教师的荣誉

可孝 心国 心国心语

孙淑玲老师,是一个令人崇敬的老师,从1976年到2012年,她在淄博四中工作了36年,没有惊天动地,没有荡气回肠,普普通通,平平凡凡。她在我印象中,就像“泰山顶上一棵松”,几十年淡看风云,风雨不动安如山,挺然屹立傲苍穹。

记得与孙淑玲老师共同送2001届毕业班,孙老师担任3班班主任,我给他们班上语文课,平日里交流颇多。她身上永远流淌着一种正气,自然,质朴,不做作,不虚伪,给人一种踏实、稳重的感觉,那种蔼然可亲的态度,堪为师者之范。从她身上,我看到一个老师最可贵的品质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的坦然、淡然、恬然、欣然、安然……

2012年12月,与淄博日报社的李可孝先生一起采访了孙淑玲老师,比较全面的了解了孙老师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的从教生涯。今翻出旧稿,稍加整理,借以表达对孙淑玲老师的敬意!

 

孙淑玲:教师的荣誉


可孝  心国

 

2012年6月10日,孙淑玲把办公桌收拾干净,抱着她一摞摞的教案和书,走出校门,身后“淄博第四中学”几个大字熠熠生辉。

是时候离开了,此时她已比同龄教师“超期服役”3年。

她定定神,一路走去。整整36个春秋的教学生涯,就此定格。

1976年,当孙淑玲师范毕业分到淄博四中时,刘绍华同学正在这个校园里读书。

36年的光阴忽然而过,刘绍华校长站在校门口。视线里,渐行渐远的,是一个教师的背影。

他的眼睛有些发潮。这不是一般的相逢和离别。对于刘校长和四中来说,孙淑玲就像一部千载难逢的经典,只是,意犹未尽,戏已终场。

“教坛完人”。圣贤之外,有谁,享有这极致却又挑剔的赞美?而四中人慷慨地把这顶荣誉的桂冠捧给了孙淑玲,一个普通的退休教师。

是的,很普通。没有惊天动地,没有荡气回肠,只有36年的蓄积和沉淀,发醇出一缕一缕绵柔而又持久的感动。就像一坛老酒,历久弥香。

走近孙淑玲,品师悟道。

 

A、仕而优则教

——关于选择

 

选择,是一种价值观。

孙淑玲的职业生涯中,经历了多次转换,在每个位置,每个角色,都演绎得臻于极致和完美。刘校长说:“应该给孙老师发个终身成就奖。”

 

辞“官”

 

孙淑玲是块当“官”的料。只是,她无意仕途。

1975年,孙淑玲从淄博师范毕业,分到淄博四中。学的是英语,上的是政治课,兼着校团干事。1977年,她被抽去团市委帮忙,为即将召开的全市青年积极分子大会整材料。三个月后,一起去的人都走了,只剩了她一个。领导说:“你素质不错,很能干,如果愿意,可以留下。”她想了一夜,第二天打起背包,溜了。“那时才20多岁,在机关里冷冷清清的,不习惯,还是想着当老师,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,热热闹闹的,多好。”回忆起当时的选择,孙淑玲轻描淡写。

回到四中后,她继续干着团委的活儿,还能带篮球队训练,一招一式,颇具功底。

1978年,孙淑玲带知青下乡,任队长。一年下来,又黑又土,与农民无异。父母到村里来看她,一瞅那样子,不敢认,心疼得哭。知青和村民都服了:“这小妮子,干活不要命。”全市知青表彰大会,她作典型发言。到现在,街上偶遇,村民们还不忘当年,喊一声:“孙队长。”

一年后,孙淑玲载誉返校,任校团委书记。暑假,值婚期临近,她连新房都没空收拾,带着校排球队远赴青岛训练比赛,一下子拿了个全省冠军。

一颗新星正冉冉升起。放眼望去,仕途坦荡。只是,因着骨子里对讲台的眷恋和对孩子的亲近,这颗星并没纳入人们预想的轨道。

1983年,孙淑玲到淄博师专进修英语。学以致用的古训,激发着她愈来愈强烈的教书的欲望。两年后回校,她辞去校团委书记,正巧当时市教育局选拔办公室主任,她是普遍看好的热门人选,别人力荐,她亦无动于衷。从此,孙淑玲弃政从教,做起了她心仪的英语教师。

心愿已遂,再未改变。

 

从教

 

一去20多个春秋,孙淑玲与课堂,与五彩缤纷的学生相依相守,不离不弃。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就此铺展开来,生动呈现。

进修回来后,孙淑玲最初在初中任教。因为需要看护初生幼子,学校把她调到高中部当助教,做些打印材料查资料等辅助工作。这本是照顾她,给了个闲差,却成了她教学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。第一次接触高中课程,她面对一个全新的领域,她放下身段,把自己当成了学生,见到什么都是宝贝,广纳博收,如饥似渴。一个学期过后,高中英语课程已烂熟于胸。而且,因为天天打印材料,她还顺便练就了一手打字功夫。

也许当时的校领导识人术,第二年,学校竟安排她直接接了高三英语。

对于一所中学来说,高三毕业班堪比金字塔尖,站在上面的,自非等闲之辈。

而由一个未上过一节高中课的初中教师直接担此重任,在四中实无先例。

答案只有两个:

要么校长脑子“短路”,要么孙淑玲实在是太“出其类,拔其萃”了。

若在以前,她还真不敢接这副挑子。但助教这段经历,给了她些许“底气”:咬咬牙,扛吧。

这是一种担当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学校生源并不太好,唯英语成绩可以与市内名校比肩,并多次斩获全市第一,这实属不易,也足见孙淑玲的教学水平,着实了得。

此后的经历,再无波澜。年复一年,她做着她的英语教师,当着她的班主任,一届一届地送学生。身边的同事上上下下,来来去去,只有她专注于此,心无旁鹜,积年历练,堪称辉煌。每年送考,全是拿一等奖,成为淄博英语教坛的翘楚。

 

让贤

 

名利的事儿,孙淑玲并不在意。

早在1995年,孙淑玲就获评省优秀教师。这是她接受的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头衔。

2005年,学校准备推荐她为淄博名师,她拒绝。当时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两次上门做工作,她仍不改主意,还是那句话:“我要这个干什么?留给年轻人吧,他们需要信心和鼓励。”

2006年,又有一个省优秀教师的名额,她又推掉了。学校办公室工作人员都有些气不过了:“你这人咋这么难商量事呢?这是学校定的,搁别人那里都抢,到你这里,就一个劲地推。”

后来,学校推荐她参评全国优秀教师,她又躲开了,尽管这是多少老师梦寐以求的事。对她来说,这些荣誉和头衔并不重要,教好学生,做好老师足矣,虚名于我如草芥,何必挂怀?

这是一种境界,也涵养了孙淑玲的一种人格魅力。

她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引力,只要她招手一呼,大家就会不由自主地跟她走。她的领导力和影响力给人印象深刻,她的身上蕴蓄着足够大的能量,可以站上一个更大的平台,去引领一个更大的团队,但她只选择做个最好的教师。

对于四中,对于教育来说,不知这是幸运,还是遗憾?

 

B、“你去,这盘棋就活了。

——关于责任

 

责任,是一种职业操守。

在孙淑玲的视野里,没有差生,只有差老师。她说:“学生有犯错的权力。因为他们是孩子。你用心,他们就会变。”

 

“亲,那时我们不懂事。”

 

今年3月,92届体育班的学生20周年聚会,“老班”孙淑玲应邀出席。大家把酒言欢,忆起当年的种种,感慨万千。席终人散,一位曾经调皮的学生给她发了条短信:“亲,那时我们不懂事。”

孙淑玲心里暖意融融。

第一次当班主任,孙淑玲接手的就是这个初中体育班。孩子们实在太野了,前任班主任主动“下课”,她临危受命,顶了上来。

最初,根本管不住。一男学生在班上把钢笔一甩,划出一条黑色抛物线,许多人的衣服就黑了,于是打架,从教室里面滚到教室外面。一天,上课老师告状:“我批评了他几句,那个学生竟敢跟我撑架子。”气得说话时声音都发颤。

她决定走进学生们的世界,放下老师的架子,和他们做朋友。除了上课,天天和学生搅在一块。当时体育班的学生宿舍在体育场,天高皇帝远,为了怕学生晚上闹,她天天守在宿舍,等学生沉入梦乡才离开,许多时候干脆就在女生宿舍和学生一块睡。这种“死缠烂打”的战术还真管用,硬是把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学生训服了:“孙老师都干到这份上了,咱得给自个儿争个脸。”

对那些落在后面的孩子,孙淑玲都更多地去激励,而不是指责。

合唱比赛,她对学生说:“咱身体棒,嗓门大,到时使劲吼,必须拿第一。”结果,比赛时声贯长虹,还真拿了个第一。如此调教,学生状态立变,信心大起。别的老师一见,判若两人:“咋一看都成好孩子了?”到毕业时,这个班已经像模像样了。大部分学生都上了高中,还有几个考上了大学。

在她数不清的弟子中,陈硕是有名的“违纪大王”。

他常常晚上逃课,跳墙出去上网,彻夜不归。在所有人眼里,这孩子自甘沉沦,已不可救药。但孙淑玲拒绝放弃,一点一点地把他往回拽。最后,陈硕考上了大学。他的妈妈在整理书籍时,看到了他的一篇日记:“我有两个妈妈,一个是我的生身妈妈,一个是我的班主任孙老师……”

不抛弃,不放弃,这是一种责任,更是一种品质。

 

“放着馒头吃窝头。”

 

“放着馒头吃窝头”。

这是同事们经常调侃孙淑玲的一句话。

与之对应的,还有另一个称号:“差班专业户”。

在班主任工作履历中,孙淑玲经常扮演一个救火队员的角色:临危受命。

只要哪个班遇上难办的事,管理出现问题,校领导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孙淑玲,而且几乎是异口同声:“孙淑玲!就她了。”而每一次都能证明,学校的选择没有错。于是,经常出现这样一种现象:孙淑玲刚把一个班调理好了,就交了出去,马上就在另一个较差的班上任了。过段时间,这个落后的班又赶上来了,此时的孙淑玲,就像一场比赛中能投中致胜球的“关键先生”。

 

如下事例并非个案。

高二下学期,有一个班管理较乱,尤其是英语特差,士气低迷,班主任坚决请辞。校班子开会换将,一致认为非孙莫属,别人弄不了。当时任副校长的刘绍华分管这一级,亲自请她出山:“你去,这盘棋就活了。”

管理学中有一个“木桶理论”:一只桶能盛多少水,不是取决于最长的那场板,而是最短的那块。如果把它移植到四中的教育,那么,孙淑玲就是那个专门把短板加长的人。

雪中送炭,有时比锦上添花更具价值。

 

C、“咱娘咋还没来?”

——关于爱

 

责任,源于爱。

爱,是孙淑玲生命的底色,别人的苦痛,成为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。于是,她怀揣一种悲悯之心,以一种母亲般的温柔,把爱播洒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。

 

那些关于爱的故事

 

有个叫肖宁的女生,家是淄川峨庄山区的。父亲因煤矿冒顶事故致高位截瘫,全家4口人,只靠矿上给的每月300元生活补助过活。母亲在家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,从亲戚家借钱买了一台缝纫机,做些加工衣服的零活贴补家用。

考入四中后,肖宁分到了孙淑玲的班里。了解情况后,孙老师不仅在学习上帮助她,而且基本“接管”了她的生活。肖宁平时非常节俭,基本是馒头咸菜,很少打菜吃,脸色苍白,身体瘦弱。孙老师就定期给她买香肠,送豆奶粉、咸鸡蛋,给她增加营养,还把家里八九成新的衣裤,毛衣等送给她和她家里的人穿用。

这不是一时的应急,这一帮就是三年。

梁戈菲,也是一名困难学生。有一次,她患重感冒,打了两针,还未痊愈就不再治疗了,上课仍然咳嗽不断,脸烧得通红。孙老师觉得不对,就问她为什么不再治病,是否没钱了。她笑了笑没有作答。下课后,孙老师来到学校卫生室,校医说:“她没钱了,就不再打针了。”孙老师当场把自己的医保卡留在医务室,每天催着梁戈菲定时去打针,直至病好,帮她支付了全部的医疗费。

还有白燕、孙红,还有爱人杨长仁的学生梁道芳……

这样的故事,在孙淑玲的教书生涯中,年复一年地重复上演。

 

“咱娘咋还没来?”

 

对于孙淑玲为说,爱,其实很简单,就是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。

与众不同的是,她在这种爱里融入了一种慈母情怀,呈现出一种人性之大美。

有个学生叫蒲伟,因为生病,走路不方便,早上上学,父亲骑车送,下午放学,。就由孙淑玲骑车送,寒来暑往,整整一年,风雨无阻。这件事,上了当时的淄博日报。

爱和包容,让孙淑玲赢得了学生的心。甚至有学生遇到情感问题,也来找她倾诉。

有一次,班上有个女孩喜欢上了同班的男孩,很纠结,学习成绩下来了。孙淑玲开导她:“你要收获爱情,先要收获学业。自己更优秀,更能赢得对方的爱。”于是,感情由负累转化为动力,毕业时,两人双双考上了大学,也收获了爱情。

2009年,孙淑玲又是临危受命,半路接了一个高二文科班。对于犯错的学生,她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和包容。她说:“教育,就是一个慢养的过程,做为老师,要耐得住寂寞,静待花开。”就这样,她与学生相依相伴,一路走到高三。毕业时,照集体相,孙淑玲有事没赶上点,学生急得直嚷:“咱娘咋还没来?”

一个“娘”字,感天动地。

人们都说,孙淑玲有自己的“招儿”,其实这“招儿”也就那几套:爱与责任,真诚与善良。算不上什么剑走偏锋,都是尽人皆知的通用模式。不同的是,许多人悟到了,却做不到,而她,不但做了,而且做到了极致。

 

D、玉壶冰心

——关于师品

 

师品,即人品。

“心里总是装着别人。”这是一种胸怀。情动于中,而发乎外。并非刻意,自然而然。给予和接受,都是一种快乐。无论何时何处何境,孙淑玲身上都在散发着一种正能量,影响甚至同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她以自己的高贵品质和为师境界,赢得了所有人的赞美。

这是一名教师至高无上的荣誉。

 

“我的妈妈哪里去了?”

 

孙淑玲的敬业,达到了一种“忘我”的境界,有时候甚至显得有些出格。

有一个关于儿子的故事。

上世纪80年代,孩子五岁那年,正逢送高三毕业班。她主动“加餐”,早晚自习都到教室给学生辅导,爱人在校教导处工作,每天也忙得团团转,这样就没人接送孩子了。那时孩子刚上学前班,她做出一个大胆决定:让孩子自己上下学。第一次上学,她嘱咐孩子,过马路左右看,安全后再通过,孩子在前面走,她偷偷在后面跟。几次之后,她就不当尾巴了,让孩子独来独往。

孩子在自己的作文《我的妈妈》中写道:“我的妈妈是一位中学老师,她很爱她的学生,却管不上自己的儿子。晚上,妈妈把我锁在家里,当我睡觉时,脱不下毛衣哭泣的时候,我在想,我的妈妈哪里去了?——她去给学生辅导自习了。在上学的路上,看着别人的父母,带着同学一个个从我身边经过时,我心里很难受很难受,这时我在想,我的妈妈哪里去了?——她去给学生辅导自习了。于是,上学的路上,留下了我一串串小小的脚印……” 

现在,她的孩子在国外留学。有时提及过往,孙淑玲都深感愧疚。但儿子说:“那时您就让我学会了自立,您瞧,我现在成长得多快啊。”

孙淑玲的妈妈住院,她需要晚上在医院值守看护。课不能耽误,她就带着备课本去医院,把办公室搬到了病房,批作业,写教案。第二天一早,她照常到学校上课,教她的书,当她的班主任。整整一个多月,学生竟一直被蒙在鼓里,从未觉察他们心爱的老师与往相比有任何异样。

2011年冬天,监考。考虑到孙淑玲年纪大,学校安排让她备监。这是个闲差,她本可以在办公室坐着暖和,但她把自己当成正考使唤,一直在走廊里转,生怕别人有事找不到她。当时外面天寒地冻,四楼的一处积水结了冰,她不小心滑倒了,一只膝盖的半月板断裂。考完试就放寒假,她在家休养,开学又回来上课了,一点没耽误。人们戏言:“孙老师天生干活的命,连个跟头都专门找个不上课的时间摔。”

 

“心中的菩萨”

 

在同事的眼里,孙淑玲无疑是一个标杆式的人物。

苏秀玲,1976年和孙淑玲一起来四中,属于“闺蜜”的那种。她在学校表现非常优秀,但她说:“和孙老师没法比,我一直努力,追着干,总感觉赶不上。她的好,是一如既往地好,是每天每天地好,是干干净净地好,我需要仰视她。我们曾一起共事三十多年,这是我的幸运。”

仇伟,英语教师。2004年她和爱人来到四中,住单身,中午没法做饭。有一次,孙淑玲在家里做了一道博山菜宫爆鸡丁,用饭盒盛来。七八年过去,这件事依然不能忘怀:“那种感觉,就像母亲一样。”

齐红樱老师记起10年前的一件小事。那时孩了小,在办公室闲聊,说要给孩子买件衣服。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两三天后,孙老师给她拿来了一件自己现织的毛衣。“那是一件红色的,很漂亮。孩子大了后不能穿了。但我一直留着,舍不得丢。”

在英语组,几乎每个同事的孩子都穿过孙淑玲亲手织的毛衣。

今年11月份,耿老师接到孙淑玲的电话,让她到校门口去一趟。她赶过去一看,孙老师拿出两件毛衣,一大,一小,说:“孩子才两岁多,长得快,小的穿不上了就换大的。”那天很冷,孙老师是骑摩托车从十几里外的师专家里赶过来的。虽已退休,这里依然有她的牵挂。

古道热肠,玉壶冰心。

这是一种人格的高贵。

赵婷老师与孙淑玲有一种特别的缘份。采访中,话刚开头,她就哭了。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感动。

赵婷在四中读书时,孙淑玲是她的英语老师。那时她就特别崇拜孙老师,大学也选了英语专业,然后又回到四中,与孙老师又成了同事。她的职业追求就是一直想做个孙淑玲那样的老师。人们听她的课,说:“越来越像孙老师了。”闻听此言,她心花怒放。

年纪渐长,孙淑玲开始花眼。外语字小,在办公室她就经常戴个花镜,低头改作业,抬头看人,从眼镜上方看你,朝着你暖暖地笑。沉静而安宁。

老师们说,那是我们 “心中的菩萨”。

 

“我该回家尽孝了”

 

2009年,孙淑玲到了内退的点。

像所有同龄老教师那样,忙碌一生,该告别教坛,歇歇了。

但,她却选择了留下。

原因无它:四中需要她。

教育界流行一个词:职业倦怠。功成名就,激情燃尽。但这些“老年症”在她身上却一点影儿都没有,依然那么精神饱满,风风火火,劲头儿十足。老师们说:看到孙老师,才知道什么叫做“老当益壮”。

如此“校宝”级的人物,没有哪一任校长愿意轻易放手。于是,孙淑玲“超期服役”,一干又是3年。偌大四中,仅此一人。

这是一种大局观。

2012年,孙淑玲卡着最后的点,功成身退。

不舍的刘校长试图作最后的挽留:“再干几年吧。”

她说:“家中有86岁的老父亲,我该回家尽尽孝了。”

拿得起,放得下。

孙淑玲的人生中,父亲对她影响极深。

父亲是老革命,部队高干。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忠诚而耿直的父亲遭受排挤,毅然回乡,做了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上坡下田,春种秋收,深受村民敬重。后来复出在地方工作,任劳任怨,本色不改。父亲的言传身教,给孙淑玲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底子:目标坚定,辛勤工作,淡泊名利。

如果要追本溯源,孙淑玲之所以成为孙淑玲,与良好的家教不无关系。

现在,她每天都要骑摩托车跑二十几里跑,到昆仑去照顾年过八旬的老父亲。

孙淑玲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。

闲时在家,她就在院子里种菜,收了就这家那家的送。她养着鸡,能做一手地道的博山菜。和爱人一起去看冯小刚的《唐山大地震》,照样感动得像孩子一样,泪水一把一把地流。

 

新年将至,窗外飞雪。

一群学生的脚步渐行渐近……

爱人开始喊了:“老孙,该下厨了。”

 

 

 

(特别声明:相关内容描述,来自个人有限见闻,如有冒犯,万望海涵!)

另,欢迎投稿或提供素材及线索。Email:23894158@qq.com

敬请关注:

      
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