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四中逸史】那些年,淄博四中的“大神”们(7)老革命和“小屁孩儿”

心国 心国心语

 

音乐,是根植于生命的艺术形式,也是滋养生命的重要营养。

人类和着生命的节奏,唱着,跳着,尽情演绎着情感的旋律,神游万仞,精骛八极,让灵魂沉醉在美妙的天籁中,让精神从纷纭繁复的尘俗中得以升华……音乐艺术以其独特的魅力,让人痴迷,让人疯狂……

在我心目中,上天似乎特别眷顾专业的音乐人,给了他们出众的外表和超人的天赋,男的风度翩翩,女的光鲜靓丽,说唱就唱,说跳就跳,自由洒脱,文艺范十足,带着一种天生的高傲。象我这样拘谨的土包子,在人家面前,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。然而,我所认识的刘伟老师给我的感觉却不是这样,她就象邻家大姐一般质朴热情,可亲可敬……

 

●那个淄博四中的“小屁孩儿”退休了!

 

2015年,五十五岁的刘伟老师光荣退休。

刘伟从两岁多一点儿就开始在淄博四中生活,学习,工作,一直到退休,至今还生活在四中宿舍区。

五十九年,她的生命和淄博四中捆绑在一起,一刻也没分开。她见证了淄博四中的发展壮大,淄博四中也见证了她的成长。说她是淄博四中的孩子,一点儿也不为过……

 

其实,在八十多岁的老教师们眼中,刘伟的的确确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小屁孩儿”。1958年,她的父亲刘东汉从部队以副团职转业到淄博工业专科学校(山东理工大前身山东农机学院之前身)任行政科长。1960年,刘伟就出生在那里。1962年,刘东汉调任淄博四中总务主任,当时的刘伟两岁多一点。家里三个女孩,刘伟行二,就属她最活泼,最淘气,父母就把她当男孩养着,连头发都理成男孩子的小分头。

 

●“死倔”的老爸——身经百战的老革命

 

尽管我上高中时,刘伟老师的父亲刘东汉还担任着学校的副校长兼总务主任,由于分管学校后勤工作,很少在学校大型集会上讲话,所以也无从认识。

工作之后,老教师们数次跟我讲过他,说他负责学校后勤工作,他是个老革命,为人豪爽,一身正气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;原则性强,管钱管物,从不依靠权力谋取私利,深受同事们爱戴。

 

刘东汉的老家在济宁鱼台县,他于1922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,家境一般,但还能有机会读书。少年时代的刘东汉勤勉好学,发愤苦读,试图用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那个时代,正是中华民族倍受屈辱、多灾多难的时代——自清末以来,帝国主义列强百般欺凌,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入侵,国内各种势力纷争不断,使我们的国家民族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关头……救亡图存的呼声和运动风起云涌,无数的爱国志士前仆后继,奋起抗争……

身为学生的刘东汉亲眼目睹日寇的铁蹄践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,抢我资源,辱我人民,如狼似虎,耀武扬威;人民群众饥寒交迫,流离失所,生命朝不保夕,毫无安全和尊严可言……他为国家民族遭受的苦难感到难过,暗自立下了济时拯世的大志。

1939年,17岁的刘东汉已离开学校一年整,日本人占领了他的家乡。抗日队伍也非常活跃,八路军工作员到家里动员抗日,刘东汉就进入八路军组办的“鲁西湖西分区干校”接受培训,毕业后被分在中共鱼台县从事抗日工作,先后担任干事、政治指导员、情报站长等职务。1944年,他正式加入八路军的正规部队,先在冀鲁豫军区一纵队,后转到解放军第十六军开始了南征北战的戎马生涯。他先后参加了南下大别山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进军大西南、抗美援朝等重大战役,为夺取人民战争的最终胜利,为新中国的建立,为争取今日和平安宁幸福生活立下汗马功劳,胸前挂满了军功章……

1958年,他从部队转业了。因为他文化水平相对较高,写得一手好字,上级认为他适合从事教育管理工作,便把他分配到学校工作。于是,他肩负起了新的使命和责任,他的生命也开始了一个新的征程……

刘东汉从1962年进入四中开始一直负责总务后勤工作,1981年提任副校长,仍然兼总务主任。1983年,他办理了离休手续。但那时正是“拨乱反正”之时,学校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接替他,就让他一直干到1986年。正式离岗休息才两年多,1989年,他就因积劳成疾,不幸去世了。市教育局领导亲自前来吊唁,同事们也非常惋惜他的离世……可以说,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民族的解放事业和教育事业。

 

人们回忆着、传颂着他生前的点点滴滴——没有惊天动地,却棱角分明;没有伟大光荣,却让人难以忘怀……

 

学校放暑假了,后勤工人都回老家了,没人为住校的老师们烧热水,身为总务主任的刘东汉就亲自去烧锅炉。刘伟去提热水回家用,他父亲坚决不同意,说,这水是为办公的老师们烧的,不是给家里烧的。而别人打了水提回家中,他却不管……

 

学校搞建设,运来好多砖头,有个别老师就用小车把砖头推回家盖饭棚、垒炭池。刘东汉坚决不让,挨家检查,垒起来的要求坚决拆掉,把砖头还给学校。但提议让老师们自己捡拾半头砖,学校出工给垒……

 

刘伟参加工作时,父亲已是负责行政后勤的副校长,负责各项因公支出报销凭证的签字。刘伟出差回来,图省劲,就整理好差旅费单据,在家里找父亲顺便签个字。然而,他却说,报销签字是工作上的事,要到办公室去办理,家里不可以办公,让刘伟第二天去办公室找他。气得刘伟宁愿不报销,也不去办公室找父亲签字……

 

有这样一个“死倔”的老爸,刘伟姊妹仨想搞点“特殊化”,可就难喽……

 

可惜!当我参加工作时,刘东汉先生已经去世了,未能亲睹他的风采。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故事和经历,我也无缘听他亲自描述了……但是,通过老教师们的叙述,犹可想见他身经百战而屡被炮火硝烟洗礼的铮铮铁骨,感受到他洋溢着浩然正气的凛凛风范!这又怎能不激起我的敬畏之心,唤起我的仰慕之情呢?!

 

1962年,刘东汉调任淄博四中总务主任时,前去淄博工业专科学校接他的人正是我的历史老师刘瘦青先生;他还是我的班主任司继庆老师的婚姻介绍人呢……

 

●从“小屁孩儿”到“百灵鸟”

 

60年代初,淄博四中的老师们大多是未婚青年,都集中居住在老城隍庙前院的殿堂及厢房中。学校里老师的孩子很少,刘伟姊妹仨可就成了叔叔阿姨们的宝贝疙瘩,而活泼好动的“假小子”刘伟更是“万千宠爱在一身”,今天这个屋里去找叔叔耍儿,明天那个屋里去找阿姨玩儿,还挺忙呢……她小嘴儿也甜,整天屁颠屁颠地跟在人家后面,“叔叔阿姨”的叫着,这个聪明伶俐的“小屁孩儿”叫人喜欢得不得了……

 

那时候,教师的文艺生活还是蛮丰富的,节日、假期经常搞点联欢什么的。有一年,学校举行新年联欢会,轮到教师合唱团上场了,潘荫浩老师担任指挥。

舞台上,音乐响起,英俊潇洒的潘老师挥动手臂,老师们开口合唱……

咦?啥时候潘老师身边多了一个“小尾巴”?那个梳着男孩子的小分头,穿着花格子棉袄的“小屁孩儿”,一边看着潘老师的手势,一边挥动着手臂,神气十足的担任“副指挥”呢!台下传来一阵哄笑……

这可急坏了在台下观看的李阿姨,轻声喊着:“刘伟,刘伟,别捣乱了,快下来……”可那“小屁孩儿”根本不听。李阿姨就要上台去把她领下来。旁边的老师说:“算了,算了,让她在那里吧。挺可爱的……”节目演完,李阿姨对她进行严厉的批评,可她依旧那么嬉皮笑脸……

 

每年照毕业照可是学校的大事,无论学生还是老师,都把最好的衣服穿上,打扮得板板正正,神气十足,都想把最好的自我形象定格在这个庄严神圣的人生时刻。

排队,排座,调整,拍照……照相按班级顺序有条不紊依次进行。

你看你看,那“小屁孩儿”又来了……

那时候,照相是一件奢侈而神奇的事情,一年到头哪有几次照相的机会?“小屁孩儿”几次跃跃欲试,要跑到照相的队伍里去,都被父亲呵止了。

时任班主任的朱汝江老师看不下去了,就说:“来,假小子,跟我们班合影吧。”

于是,旁边的好几个小孩儿都“沾光”进入了镜头。于是,就有了那张毕业照中掺进三个“小屁孩儿”的照片。

前排中间王富恒校长怀里揽着的那个理小分头的“小屁孩儿”就是刘伟老师……

 

“小屁孩儿”在四中大院里,随意而又散漫地成长着……

闲来无聊,她就围着校园到处乱转。有时就在城隍庙门口爬石狮子,或在台阶的石头牵边上溜滑梯玩;有时就去爬树掏老鸹窝;有时就去操场看学生上体育课,或者到教室窗台下听老师讲课、训学生……

 

有一天,她“探险”来到校园东北的小菜园。刘瘦青老师当时在“劳动改造”——种菜。刘老师看见小屁孩儿来了,就让她进去,摘下新鲜的黄瓜、西红柿洗了,让她吃。临走了,她看见嫩嫩的半绿半紫的小茄子,还问:“刘大爷,这个好吃不?”顺手摘下来,尝尝没滋味,“呸呸”吐着,把手里剩得半截扔到地下……惹得刘老师哈哈大笑……

 

那时候,冬天取暖都是烧煤。每到秋后,准备过冬了,老师们都要集体去挖烧土,因为家家都要“揣搭火”(拌煤泥)。伯景振老师是组织者。每到拉烧土的时候,伯老师就在教师大院里喊着,明天去拉烧土了,每家出一个人啊。老刘家出的自然是“男子汉”刘伟。第二天,大家扛着锨镢,推着地排车,挑着箩筐,兴高采烈,唱着歌,说着笑话,热热闹闹地出城西门,来到北城墙的墙根挖烧土……

 

光阴似箭。“小屁孩儿”长大了,上中学了,“文化大革命”也开展得如火如荼。

小屁孩儿却不能参加“革命”,她父亲虽没受到大的冲击,却“靠边站”了,被监督使用。但聪明伶俐的刘伟仍然受到班主任贺世亮老师的宠爱,她组织活动有条不紊,文娱体育样样拿手,为班级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。学校要各班推荐入团成员,贺老师推荐刘伟,“工宣队”却不同意。气得贺老师一拍桌子,说:“如果刘伟不能入团,那我们班谁也没资格入!”在性格倔强的贺老师面前,“工宣队”只好让步——同意刘伟入团,却不让她参加宣誓仪式。贺老师只好也退了一步。这事就这样过去了……

但是,直到上高中了,班主任王敦明老师又一次推荐刘伟入团时,才发现刘伟已经是注册团员。刘伟也才知道当时的情况,她心里一直感激着贺老师对她的爱护,也敬佩贺老师的正直与勇气……

 

时光如梭。刘伟的学生时代,在“全国山河一片红”的大好形势中,时刻不忘阶级斗争,工人阶级领导一切,备战备荒为人民,农业学大寨,工业学大庆,开批斗会,唱样板戏,跳忠字舞,挖防空洞,背语录,搞串联……轰轰烈烈,稀里糊涂,十几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……

昔日的“小屁孩儿”,也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一个大姑娘,眉清目秀,美丽大方,活泼开朗,能歌善舞……真是“女大十八变”!

响应伟大领袖号召,刘伟成为一名光荣的下乡知青,在孙淑玲老师带领下,来到十几里之外的农村,自己盖房,耕田种地,自给自足,战天斗地两年整……


回城后,恰逢恢复高考,1979年刘伟就考入了济宁师专艺术系音乐专业学习。在那里结识了一生挚爱杜祥君老师……

1981年刘伟从济宁师专毕业了,分配到淄博十九中教音乐,还把杜祥君老师“拐”到了淄博,任教于淄博师范学校……为照顾父母,1983年,刘伟调回家中,也就是淄博四中,做了音乐老师……

从此,从淄博四中走出去的“小屁孩儿”回来了,却化身为一只精灵一般的“百灵鸟”,舞动着自由和快乐的节奏和旋律,带着孩子们翱翔在音乐的碧海蓝天……

 

●从“百灵鸟”到“金凤凰”

 

1984年我进入淄博四中上高中,整天埋头学习,在文艺活动方面是“瘸腿”,却很喜欢看人家艺术生们载歌载舞,也就知道有个女音乐老师,叫刘伟,负责初中部的音乐教学。因为学校重大活动举行文艺演出时,她大多担任独唱或者合唱的伴奏,且大多是手风琴伴奏。

至今还记得刘伟老师拉手风琴时那股活泼潇洒的劲头——在那个简陋的舞台上,她有时坐着,有时站着,手风琴挂在她的胸前,宛如一朵硕大而充满魔力的花朵,又仿佛是一个活泼跳跃的生命,伴随着手臂的开合、手指的跳动,充满激情的旋律在人们的内心激起强烈的共鸣……在我的印象中,从未见过拉手风琴比刘伟老师好的人。

 

1991年,我参加工作以后,担任19914班班主任,刘伟老师恰好给我们级部上音乐课。当时,学校组织“金星合唱团”,她从我们班挑了两个小男孩做领唱:陈晨和谢钱。

刘老师对我称赞他俩嗓子好,像银铃一般的童声。她还说,过了初一年级,一到初二或初三,进入变声期,就不可能听到这样纯正的童声了……还记得刘老师教他俩唱西德电影《英俊少年》插曲《小小少年》,陈晨和谢钱天天唱,我听来听去也学会了,走在路上,不自觉的就哼起来,哼了好多年呢……

 

九十年代中期,孙善佐老师退休了,学校所有的文艺活动组织工作就主要落到刘伟老师身上。忙不过来,就找在淄博师范当音乐老师的丈夫杜祥君老师帮忙。每到全市范围的歌咏比赛,你就看他们两口子忙活吧……杜祥君老师专门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过音乐指挥专业,对音乐艺术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热爱,在我内心以他为“淄博市第一音乐指挥”,当然,我也不认识别的指挥大拿。

杜老师做指挥,姿态优雅自信,肢体语言丰富,激情四射,感染力强,上百人的合唱团,他能让你感到他时时在注目着你,给你信心,给你鼓舞……甚至让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也感觉自己的歌唱家呢。

有这样的指挥,淄博四中的合唱节目想不拿第一都难。记得1999年“庆祝建国五十周年”全市文艺调演,淄博四中的合唱团一举夺得全市教育系统第一名,还代表全市教育系统参加全市的演出呢。那年在市博物馆广场演出结束之后,老师们的兴奋与激动,记忆犹新,恍如昨日……

 

2000年以后,音乐组的老师们陆续多了起来。刘伟老师作为组长,言传身教,把组里的老师们紧紧团结在一起,无论干什么工作,都是全力以赴,从不叫苦叫累。特别这十多年以来,市里、学校活动多,常规性的就有淄博市“百灵艺术节”、学校诗歌节、校园文化艺术节,还有各类节日活动、各项比赛活动……我亲眼目睹刘老师带领音乐组的老师们不计得失的付出和辛劳,也深深地被他们感动。

学校的音乐专业常规教学也蒸蒸日上,音乐生高考成绩足以骄人——中央音乐学院高考的男高音第一,近十多年来,淄博四中就出了俩,夏侯金旭已经是世界知名的青年歌唱家……

 

岁月荏苒。渐渐地,刘伟老师在学校也变成了老教师,昔日的“百灵鸟”也变成了“金凤凰”。她散发着独特的人格魅力,带领音乐组的全体老师,为紧张严肃的教学生活注入活泼快乐的艺术因子,让师生们的教学压力在音乐的魅力中得到释放,为学校文化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……

 

在我的印象里,刘伟老师从来没有愁眉不展的时候,不管做什么,她总是风风火火,英姿勃勃,依旧摆脱不了小时候那个“假小子”的影子。她似乎永远充满热情,活力四射,永远是那只自由快乐的“百灵鸟”……她的生活态度让我羡慕,她的工作态度让我敬仰。

 

我同学好友的妻子是刘老师的学生,她特别崇拜刘老师,视刘老师为人生的偶像。她没能成为像刘老师那样的一名幸福快乐的音乐教师,但希望女儿能做到。尽管她不从事音乐,但让孩子从45岁就开始学钢琴。后来,孩子也做了刘老师的学生,考入艺术学院……

 

刘老师有一对聪明帅气的双胞胎儿子。我住单身的时候,刘老师他们还住在跟学生宿舍相邻的两间小平房里。几乎每天都听到她教一对双胞胎儿子拉二胡、拉手风琴。有时,孩子练琴不认真,还听到她训斥孩子的声音……后来两个孩子双双考入传媒大学,工作也相当不错……他们教育孩子的态度和方法,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影响。

 

如今,刘老师退休也近4年了。善良、孝顺的她可以在家里与母亲朝夕相处,专心侍候母亲安度晚年了……偶尔在路上碰见,寒暄问候,亲得不得了……

 

衷心祝愿敬爱的刘大姐退休生活快乐!

 

刘东汉先生,从1939年到1958年,戎马半生,身经百战,出生入死,勇往直前,奋不顾身,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立下汗马功劳,是值得世人尊重的革命前辈。从1962年到1986年,整整24年,在学校负责总务后勤工作,期间正是淄博四中建国后初创到发展的关键时期,经历了“四清”运动,“文化大革命”等政治运动,期间不断受到冲击。但是,他抱着对党的教育事业忠诚之心,永葆革命本色,廉洁奉公,两袖清风,不计得失,不谋私利,甘做学校“好管家”,为淄博四中守住“家业”,赢得了人们的敬重。

刘东汉先生,淄博四中“大神”也!

 

刘伟老师,成长在淄博四中,工作在淄博四中,退休在淄博四中,把全部的精力都献给了淄博四中的音乐教育事业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艺术人才,打造了音乐组和谐上进的组风,为学校的艺术教育和校园文化建设做出突出的贡献,赢得了人们的尊重。

刘伟老师,淄博四中“大神”也!

 

2018.12.24

(特别声明:文字描述,来自个人有限见闻,如有冒犯,万望海涵!)

另,欢迎投稿或提供素材及线索。Email:23894158@qq.com

敬请关注:
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